從禮貌到權利


278524_10150250482682367_7384577_o

 

快到年尾,又是時候訂購回日本老家的機票。我家先生提議回老家前,不如跟爺爺嫲嫲到大阪華納影城逛逛吧。兩位女兒欣喜若狂,但卻被我一口拒絶 – 我永遠都不要再與你們日本人到任何一個主題公園!

 

年多前,日本的爺爺嫲嫲走到香港,我們一家歡喜快樂地走到迪士尼樂園去。眾所週知,園內最多的是國內人嘛,也應該知道他們心急得要命的脾性嘛。我這等典型港人,一直守典型規矩 :我不去插隊,也不要別人插在我前面;我不去推人,也不要別人在我背後不停擠擁。我守規矩,也尊重有秩序的人。

 

那天正值假期,樂園比平常多人,每一個遊戲都得排隊。在等待第一個遊戲時,後面的人不停擠擁,我家兩老及兩位小朋友站在我前面,為了保護他們,我當然回頭著後面不要再擠,你怎樣擠都不可能擠到前面去;後來,再走到旋轉木馬,我們明明就排在第一位,怎麼前面忽然多了兩位講普通話的小朋友?接著他們的爸媽也走來跟他們會合,還一副大模斯樣地站著,遇上這種「分明就在插隊」的情況,當然請他們回到後面;整天還有不下數十次,無論在排機動遊戲,在餐廳裡,甚至洗手間,我都得不停著人排隊,不要再擠擁,又或把你的小孩拉回後面去。那時候,我真心相信,我是一個有規矩的人,做著一般人應該會做的事。

 

樂園過後,回到家裡,我家三個板了整天臉的日本人終於發聲了 - 「你整天怎麼了?不停咆哮做什麼?」;「人家要到前面去,你讓一讓他們又有什麼問題?」;「無論遇到什麼情況,你也應該保持微笑地表示 Dozo Dozo (日文: 請),這才是高尚的情操呀!」;「你今天表現得一點家教都沒有,失禮死我們了。」

 

究竟……這是文化差異,又或我自身教養的問題?

 

日本一直被稱為禮儀之邦,日本人是全世界最有禮貌的人,恭敬有禮,長幼有序。但我卻相信做人守規矩、守秩序,遇到不平時,就得要挺身而出,保護他人及自己的權利。

 

1622858_10153735547395333_862437323_n

 

(主題公園不單帶出中港文化差異,還反映了港日的大不同價值觀。 

 

孩子的爸努力在教導他們日本人那套,但要知道,日本人那一套只在日本通用,換在香港或其他國度,必定給人家欺負;就讓我冒著被責備無家教之險,繼續教導我家孩子如何捍衛基本權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