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dvertisement

中學年代,我哥哥很愛閱讀和籃球,這兩個興趣的組合,令他自然成了日本長期暢銷漫畫《Slam Dunk 》(男兒當入樽)的漫畫迷。在他的「薰陶」下,我當年也愛上了這套漫畫。兩天前,我有幸觀賞全新改編這人氣漫畫的動畫電影《THE FIRST SLAM DUNK》首映禮。

The First Slam Dunk 男兒當入樽

我不是超級漫畫迷,所以不能以專業的角度來評價電影跟漫畫版本,在故事性、美術創作等有甚麼不同,但是身邊有不少超級漫畫迷,例如坐在我旁邊是香港甲一籃球隊隊長,看完電影後,他跟他的籃球隊隊員讚嘆不絕,嚷着要立刻回家把漫畫版從頭看一次。同行朋友問他對電影哪處最滿意,籃球隊隊長說他非常喜歡電影內的構圖。畫面不但有美感,背景音樂更加能帶出比賽時緊張的節奏。同行的隊長女朋友也相當滿意電影版,覺得這部電影跟漫畫版一樣,有很多空間給觀眾思考,可代入不同角色的心情。作品不只是屬於喜歡籃球的人,漫畫和電影裏描繪主角的內心世界,同樣也很有詩意,很人性化,令所有觀眾看起來也覺得很感動很真實。

在他們的分享中,我明白了一套經典的漫畫所以能夠跟讀者有很深層次的互動,其魔力比起閱讀一般書籍,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呢!

積極的閱讀過程

跟閱讀故事書一樣,看漫畫是一個積極的過程(active process),因為它涉及到我們更多的認知感官。閱讀過程要求我們的大腦警覺地解讀每格漫畫中的符號。如果我們要從中獲得意義,我們的思想需要與正在閱讀的內容保持一致,想像力也需要處於「準備就緒」的狀態,因為漫畫的每一格,都不會明顯地告訴你作者想帶出的意思,而是需要我們運用自己的想像力來解讀作者的意圖。就如之前提及籃球隊隊長的女朋友分享,說這套最新動畫跟漫畫的節奏一樣,她的意思是:這電影版也能有效地運用了很多細緻的人物和情節,來讓觀賞者作思考。

The First Slam Dunk 男兒當入樽

例如在其中一個電影情節中,宮城良田回到兒時跟哥哥喜歡躲進的山洞裏。動畫的鏡頭停留在宮城望著哥哥的遺物,鏡頭停頓了好一會兒,下一個鏡頭即轉回比賽場上,宮城充滿信心地完成比賽,誓要替哥哥打敗敵隊「山王」。漫畫的一大格或者在電影裏的分鏡不會明顯地寫着「宮城良田因想起了哥哥,激發起鬥心」,而是需要讀者自己思考每一格的畫面裏包含的意思,可能是一個人物那一刻的感情,可能是關鍵的線索,也可能是一個重要的訊息。

The First Slam Dunk 男兒當入樽
(圖片來源:電影預告截圖)

The First Slam Dunk 男兒當入樽
(圖片來源:電影預告截圖)

漫畫裏的「空間感」所帶來的「自主權」

能夠有自主控制權乃是閱讀的其中一個最大優點。閱讀漫畫也不例外。剛才提及過的「空間」便是一大有自主權的特徵。在這套籃球的電影尤其明顯。例如宮城良田被同學揶揄是「矮仔」,笑他沒辦法跟哥哥相比。那格漫畫又好像被「凝住」了,讀者有空間去回憶主角哥哥小時候跟他練習球技的教誨,停留回憶過後,讀者又可以繼續自主控制閱讀的停頓時間,還是加快節奏揭去下一頁或跳去下一格漫畫,看看宮城怎樣被同學激發起他的鬥志,順利完成賽事,沒有令逝去的哥哥失望。

很多朋友看完電影都紛紛認同最精彩的是比賽最後一個入球。跟漫畫裏的情節一樣,一個三分球入球的一格,又被凝着了。讀者自己決定想那一球是快入還是定住這一格,想一想、深呼吸先再進入這定勝負的一球。入球的快慢,也是讀者能完全操控呢!

看電影版來啟動小朋友閱讀之旅

換言之,看漫畫和閱讀所帶來的想像空間,令每位觀賞者有很大的自主權,帶來其他人不能擁有的個人感受。不是說看電視或其他種類的影片不能有個人感受,相反,很多電影或電視都具有教育意義和啟發性,例子更是多不勝數。只是相比之下,大多數電視和電影的節奏已被設計鎖定了,他們所帶來的是另一種較被動的享受。

對於一些對閱讀未有太大興趣的小朋友,看《男兒當入樽》這類經典漫畫,可能成為具吸引力的切入點。而對於一些對文字不感興趣的學童,可以先看看電影版或者以往的卡通版本作為一個情景學習的開始,家長可以在看電影後,跟小朋友分享自己喜歡的片段。這個籃球故事熱血又人性化,有幽默感也有緊張的節奏。重點是主角們的湘北高中籃球隊並不是場場勝利的強隊,而每個主角也有不同的弱點和特徵。當我們看到這些隊員能夠戰勝一些比較強的隊伍時,同時亦會引發出類似鋤強扶弱的興奮心情。

跟小朋友一起欣賞這故事也能啟發須有堅毅不屈的體育精神。不過,家長也不用每次讓子女看漫畫或電影時,都要刻意地令事情有「教育性」。其實只要帶着輕鬆的心情,跟小朋友好好享受這麼精彩動人的動畫,也是一大收穫!

The First Slam Dunk 男兒當入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