母親離世後,女兒試着觸碰媽媽的愛好,卻意外地找到心靈中缺少的一塊⋯

不是每個人都會慶祝,至少Soso不會,因為她的媽媽已經不在人世。不過她心裡面,有着一個關於媽媽的小故事。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Soso的媽媽是愛花之人,更想過開花店:「以前的我對花真的沒有特別感覺,甚至覺得媽咪想開花店好老套。」

 

Soso 對花「冇feel」其實不是天生,從事美容記者工作多年的她,擁有平凡女生少有的「特別福利」,經常收到美容品牌的禮物,當中很多都是花束、鮮花擺設:「雖然這樣說好像不太好,但當時再漂亮的花都見過,真是收花收到沒感覺,即使另一半送花也不覺特別驚喜。」

 

直至 2009 年,Soso 媽媽不幸患上不治之症,由得悉患病到媽媽離開只是幾個月時間,Soso一時之間沒有接受過來。「當時我故作不以為意。還記得媽媽在星期日離世,我星期一要做雜誌拍攝工作,從早做到晚,其實變相是用工作麻醉自己。」

 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作為家中獨女,從小到大得到媽媽貼心照料。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 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Soso 和媽媽似餅印一樣,感情深厚不能言喻。

 

母女多年來的親密關係, 一下子畫上句號,哪會不痛不癢。媽媽離世後一年,Soso 想把媽媽的名字刺在手腕上:「丈夫反對,但我一意孤行。去到紋身店,紋身師看到我,覺得好奇怪,他覺得我不像是會紋身的人,他起初不想幫我,問了我好幾次,好像對我有懷疑。我告訴他這是媽媽的名字,他知道後好像明白了,就願意幫我做這件事。」

 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Soso 不理另一半的反對,在手腕紋上媽媽的名字。

 

刺在身上的痛,也算是抒發感情的一種方法。媽媽的離去,令 Soso 的人生好像缺失了甚麼,但生活本當是不圓滿的,也必然會繼續。營營役役的生活直至一年多前,Soso工作的時尚年輕人雜誌停刊,令她不可以繼續扮忙。她想到媽媽想開的花店,於是去學:「起初去學的是保鮮花,因為我認為保鮮花比較耐看。」事實是保鮮花價錢較貴,但喜歡的人不算多,大部份人都「貪新鮮」,喜歡嬌艷欲滴的鮮花。

 

由學插保鮮花,到兼營鮮花製作,Soso有意無意走着媽媽想走的路,似是冥冥中有主宰。「花藝事業是無心插柳,也沒有特別苦心經營,一路走來,就有朋友找我幫忙,再走幾步,又有客人想訂花,好像一切也來得剛剛好。」

 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Soso 為品牌設計的鮮花擺設,送予「千億新袍」徐子淇。

 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甘比陳凱韻也收過 Soso 設計的花藝作品。

 

工作順心,Soso 又有新想法:「我有一位同學,她有嚴重腰痛問題,痛到打嗎啡都對她起不了作用。但神奇地每當她凝神專心時,所有身體上的疼痛,都可以不藥而癒。」她未來想報讀園藝治療課程,藉着花藝設計、喝花草茶,治癒身心靈,幫助更多有需要的人。

 

she.com母親節呈獻|遲來的花店

鮮花的形狀千變萬花,花香也各有不同,的時候,很容易不其然讓身心放鬆。在認識花藝的過程中,Soso不自覺地明白了當年媽媽對花的愛好。

 

Soso 最開心是,好像把媽媽開花店的心願完成了。「工作時我偶爾會想起媽媽,回心一想,幸好她當年沒有真的開花店,因為處理鮮花其實是一項體力勞動,搬搬抬抬、修剪花材丶換水⋯ 對媽媽來說實在是太辛苦了。」

 

雖然Soso的媽媽永遠地離開了她,但媽媽的愛卻一輩子伴隨着她,在生活中處處都是媽媽留下的痕迹。即使沒有慶祝,仍然感受到媽媽的愛。

 

 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