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護士長專欄#31|再見.我的伊利沙伯

位於佐敦的伊利沙伯醫院(QE)計劃將於2024搬到啟德,不知有多少朋友會跟我一樣,聽到這個消息,心裡突然一陣酸,感覺很不捨得。

媽媽護士長專欄|再見.我的伊利沙伯

QE的搬遷,其實是為啟德附近組成一個更完整的醫療設施規劃,到時新QE旁邊還會有很多先進的醫療中心,配合出更完善的服務。

 

雖然明白到新院舍應該會有更好的環境,病房寬敞些,設施又新,加上提供的病床又會增加,理智上我知道是件好事,但心裡卻總有種強烈的落寞。

 

原因,是我和QE在生命中結下了一份無法解釋的緣份,並構成了我整個人生。它不單是香港歷史的見証,也是我生命裡一個很重要的地方。

 

我就是在QE出生的,那時候的記憶當然沒有留下啦,但當時在理工大學修讀護理時,就是在QE當學護。

媽媽護士長專欄|再見.我的伊利沙伯

曾經在產科實習,眼見不論環境、設備都很好,而醫生及助產士都非常細心專業,所以即使當年並不住在油尖旺區,山長水遠也希望選QE作為生產地方。現行政策已經很難讓你這樣跨區選擇公立醫院,但我當年生孩子時婦產服務並沒有如今緊張,所以那時都可按自己意願,並順利讓兩個孩子在和我一樣的醫院裡出世。

 

學護年代住過的護士宿舍、上課用的演講室及實驗室、宿舍地下大堂給職員所用的休息室。啡色舊梳化、陳舊的木書木桌、斑駁的衣櫃、結實的床,還有那條我每天由宿舍到醫院去時,在2008年才寫上「南丁格爾路」的無名小路,那許多年的記憶深印腦海。

 

近一兩年,當我帶著學生到QE實習,見到一切都未有改變,那熟悉的舊木香依然。每一個角落,都讓我憶記起以前與同學一起煮飯、一大班同學放工返宿舍、排隊洗澡、一起温書,那段非常開心的日子。

 

現在很多學生當知道要被派到QE實習都會感到擔心,因為大家都知道,這個位處全香港最中心位置的醫院根本就是一座戰地醫院。相比其他醫院,它每一分每一秒都忙到像打仗一樣。

 

 

因為醫院的重要性,連重整的空間都難以安排。一個只可放40張床的地方,常常都加到5-60張床。時常有些病人要睡在走廊,有些就睡在電視機下。也有些床貼床,好像與隔離床的病人睡在一起似的。而因為地方太窄,我們也不能推血壓機量血壓,只好帶著聽筒用手動血壓機。

 

那時候在裡面工作真的超級忙,所以我們都習慣了做所有事都要快,行路要像溜冰一樣,所以每天放工,雙腿都一定累到要斷開似的,晚晚要塗按摩膏才睡得著覺。但就是因為辛苦與高要求,QE才令我見識到很多人與事,學到特別多。我真心認為可以在QE實習是件非常值得驕傲的事。

 

無論如何,院舍將要搬到新地點是既定的規劃,希望新院可以為市民帶來更多方便及好處。至於舊院舍將作如何安排好似還未有定案,有說是會被改建成超級日間手術醫院,同樣,希望能方便到大眾就最好。而我出生、學習、工作過的伊利沙伯醫院,將會永遠以一個美麗的面貌留在我回憶當中。

 

本文作者:媽媽護士長

兩子之母,護理學碩士畢業,任職公立醫院護士超過十年,曾經於最前線對抗沙士疫症,及後晉升醫院護士長。因懷有提升香港護理行業者質素之理想而開展教育事業,於多間專上學府擔任護理系講師多年。

 

 

圖片:伊利沙伯醫院網站

 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