專訪: 塗鴉激發孩子創意

 

spongebob_pantonec

 

 

近年來,香港的家長似乎多了不少名銜:「怪獸」家長、「直升機父母」等。無他,作為一個家長,只為孩子能夠在一個殘酷的社會裏生存,不求贏在起跑線,但至少不要輸得太不堪。

 

正值暑假,不少家長都會讓子女上不同的學習班,又會安排他們預早學習來年學習的科目,為求孩子能追上進度。但家長們過於著重小朋友的語言學科,反而會阻礙了小朋友發展他們的潛能。

 

其實放手,讓子女的創意發揮,天馬行空,他們也可以一樣活出未來!面前坐著達人Pantone C,他的經歷就可證明這點。

 

打破傳統界限

 

PantoneC

帶著黑粗框眼鏡的他,親切沒有架子。與印象中會畫的那種不羈放蕩的、帶點酷酷的壞孩子形象,相去甚遠。

 

這個偏見亦說明,其實大家對的印象,可能仍只停留在公眾牆壁那些以五顏六色的噴漆圖案,而且那大抵只是一班憤青在牆壁上亂畫公仔發洩所留下的痕跡。

 

Pantone C 曾與Converse、Mini Cooper、昂坪360 等合作,商業上已獲取一定的知名度,但單靠個人力量仍難以改變一般大眾對的觀感。06、07 年,他決定去澳洲跟大師Demon 深造。

 

converse_pantone C

 與converse合作

 

接受過正規的訓練,Pantone C 才發現原來學,都要上理論課,亦有很多技巧要學。08 年在澳洲回港後,Pantone C 便成立工作坊,打算到學校裏教小朋友,但結果吃閉門羹。

 

「當初校長反對,老師反對。」簡單一句就已經導出大眾對,仍然存有戒心。

 

但幸好近年的資訊發達,令人們對外國文化的認知度提高了。 「有些老師『夠薑』,給我進學校教。然後開始有其他學校亦讓我去教。 」

 

這幾年Pantone C 已經教過五、六十間學校。正值暑假,他更是忙得不開交,整天都要上班——教導小孩子、甚至在職的人士

有得教

PantoneC_interview3

到中學教導學生

 

很多人認為只是亂塗一通。其實一幅稱得上好的,會像其他如油畫、水彩畫般,有美學標準。對於用文字做基本結構的來說,圖案和線條就非常重要。

 

但不同於其他的畫班,來跟Pantone C 上堂的學生首要學的不是如何構圖。

 

「我會先教他們如何打破框架。例如傳統教室叫他們畫蘋果,就真是照著蘋果畫。但我會用比較現代的方式,例如可否是一個給人咬了一口的蘋果?」

 

Pantone C 所採取的是放任主義的教導方式。「香港小朋友比較怕醜,老師問問題,就會垂下頭。」他會先與小朋友打成一片,降低他們的戒心。「小朋友在上堂時間,不止可以畫畫,還可以玩滑板,到處走動,激發他們的創意和想像力。」

 

Pantone C 說,如果大人隨意給予自己的意見,有時會對小朋友的自信造成傷害。因此他從來不會給予太多指引給小朋友,讓他們自由發揮。「我想他們從錯誤中,發展他們的逆向思維。」

 

因此不少小朋友上完課後,學到最多的,不是繪畫技巧,而是勇氣和膽量。「由他們最初很害怕犯錯,到後期自動自覺,一拿著噴管就直接噴上牆,自信心提升了很多。」

 

文化帶到香港

 

studentcreative_pic

 學生樂在其中

 

Pantone C 一直不明白爲什麽在外國都處都能見到,而香港自稱為創意之城,卻不能做到這點。「呢個問題我想了很久,到現在還是不明白。」

 

因此他很希望能身體力行,將在下一代傳揚開去。「我想讓大家明白,這不但是拿著噴漆在街上噴粗口的hip hop 文化,而是一樣有藝術性的文化。」

 

Pantone C除了到學校教導中、小學生外,也教過特殊的兒童。雖然特殊兒童對顏色、線條等的概念比較模糊,但能夠完成一件作品,亦令他們非常滿足。Pantone C 亦曾經到過兒童之家教導寄宿孩子。「特別是那些孩子自己生活,非常孤獨,可以帶給他們一點歡樂。」

 

這些就是Pantone C 開工作坊的原意——將文化推廣出去,帶給更多人歡樂。近年來,他亦一直與不同的商場機構合作,希望讓更多人知道這項藝術。最近就與將軍澳中心合作,用畫出搞鬼的海綿寶寶,為大家發放正能量。

 

spongebob

 

 

 

至於下一步?Pantone C 笑說,要開社企,教導更新人士,以訓練更多導師。「那樣便可以訓練更多好像我這樣的人,然後再去其他學校教導更多人。」

 

有心有力,在香港,可以做的事其實很多。

 

Pantone C graffiti workshop:http://pantonegraffiti.com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