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敢作,我敢為——專訪葉蘊儀

B34C8545_cover

 

八十年代出道的葉蘊儀(Gloira),以清純可愛形象俘虜萬千少男的心,相隔多年,已有兩個子女的她,早前憑電視劇重現幕前,一心演好角色,卻被大眾批評身形。

 

「香港有社會的框架,女人唔可以肥,女人一定要大眼……點解唔可以自己想點就點?我開心咪得囉,關你咩事?」在鮮有藝人對時事發聲的年代,Gloria更敢於表達自己意見。訪問當天與筆者一同討論時事,訪問之後幾天更在自己面書呼籲大家走出來公投,被網友激讚,封為新一代女神。且看這位潮媽如何教育自己的

 

文:Sally C.

相:Renci

 

不做無知的人 爭取

 

B34C8571_cover 

 

Gloria 拍劇只為興趣,正職其實是打理一手創辦的香港粘土藝術學院ART AROUND,以及在家中進行藝術創作。但再忙,每天亦會抽空陪兩位寶貝吃晚飯,「我覺得同小朋友相處時間唔需要多,但要有質素。」

 

雖然大仔已準備到外地升讀大學,但細女卻繼續留港就讀本地中學。面對香港一套「贏在起跑線」論述,Gloria並不同意:「讀書,我們都知道那個有多少用呢?我們計數會否計得如此複雜?讀書最重要的,是要培養個人品格,而不是強逼他們去讀。」但要做到不受他人影響,談何容易?能不人云亦云,自己先要有獨立的思考能力,這亦是Gloria希望孩子所擁有的。

 

Gloria每天回家首先做的,是陪孩子看新聞。「我覺得要知道世界發生什麽事,不單是香港,國際發生的事都要知道,不可以只活在自己的世界。」Gloria會邊陪孩子觀看,邊分析、討論。家中亦有訂閱報紙,她著小朋友看完後,抽一至兩個感興趣的題目,然後和她再作討論。

 

有時孩子們聽了別人的話回來告訴她,她會反問:「人們這樣說,是否真實?你有沒有找出事實是否如此?」她強調,任何人說的東西,都應該經過自己的思考,從而判斷對與錯。

 

近來香港一片混亂,白皮書、新界東北、公投,更顯得獨立思考的重要。「社會運動如果他們(孩子)覺得應該要參加,我會支持。」看Gloria的面書就知道所言非虛。早前尼日尼亞有近300名少女遭綁架,至今尚未釋放,她在面書不斷呼籲人們關注事件,甚至在很短時間內舉行了集會。6.22 公投,她呼籲人們出來投票。「政府官員令到大家對佢地無信心,他們應該檢討下,就算我都想爭取。」

 

爲什麽要相信孩子

 

EPSON MFP image

 孩子雖小,但Gloria覺得要聆聽孩子,相信孩子。

 

不要看Gloria笑起來那麼可愛友善,真實的她,其實是個。「我其實是一個很惡的媽媽,很多人看不出來。」

 

在旁人眼中,Gloria的確管教嚴厲,會對女兒禁足。女兒就讀中二,很多同班同學都已自行上學下課,但Gloria怕女兒在街上有危險,上學下課會管接管送,而且不容許女兒獨自外出。看見時下年輕人在過馬路時仍掛住玩手機,她覺得危險,因此女兒只有傳統手機,並沒有智能手機。

 

不過Gloria向女兒解釋後,女兒明白媽媽用心,沒有「詐型」。但不怕孩子給其他同學笑嗎?「那這些不是你的同學。」她覺得若是真正的朋友,便不會笑她,鼓勵孩子不受他人影響。不過到女兒升讀中三、中四,她覺得女兒夠成熟處理街上突發事情後,便會讓她獨自外出。

 

劇中Gloria飾演一個可愛、搞笑的師奶,真實中的Gloria卻比較嚴肅,不喜歡說話,是一位好的聆聽者:「他們說不想做什麽、想做什麽,要聽他們說。」例如女兒想學小提琴,到放棄,到再想學,Gloria都聽她說,由她自己選擇。「要相信小朋友所說的話,可能她真的不喜歡呢,爲什麽我們要逼她?」

勇敢做真實的自己

 

EPSON MFP imageEPSON MFP image

Gloira與仔女關係很親密。

 

與Gloria聊天,你很快會發現,她說話沒有很多尾音,有時讓人以為她在質問人:「不認識我的,會以為我很串。」她笑言。不過相處久了,你會發現她其實只是直率,不懂如何轉彎抹角。

 

因此當問到如何看待傳媒對她身形的評價,她直接地說:「香港有社會的框架,女人唔可以肥,女人一定要大眼……點解唔可以自己想點就點?我開心咪得囉,關你咩事?」即使現在參與瘦身廣告,亦是因為她覺得自己新陳代謝減慢,瘦些能有助保持身體健康。

 

「其實最緊要自己開心。」就像她交朋友那樣,接受她真實為人便會與她做朋友,她不會為了讓更多人喜歡她而改變自己,「我都是這樣教導女兒的。」

 

很多母親有了孩子後便全程投入照顧子女,將很少時間放在自己身上,甚至放棄自己理想。但Gloria卻繼續追求自己的藝術之路:「我覺得不可以沒有自己。你需要照顧小朋友,但亦需要擁有屬於自己的時間,找回自己。」

 

這亦對教育很重要:「我希望用身教令小朋友覺得人生是需要不斷學習、不斷進步的。這個進步不是說與別人競爭的進步,而是與自己競爭的進步。」這是爲什麽中五出來工作的Gloria,七年前又回到大學讀書「因為我希望自己小朋友讀完大學。我想讓他們看到,媽咪都做得到。」

 

早前Gloria被邀請參加威尼斯當代藝術比賽,成為唯一一個香港人、以雕塑與裝置藝術躋身三十強,現在正忙於籌備個人展覽,相信要再看到她現身幕前,需要一點時間。曾有傳媒評她為「師奶」,Gloria沒好氣,認為他們將「師奶」變成貶義詞。的確,玩藝術、堅持獨立思考,做最真實的自己。Gloria告訴大家,其實「師奶」也可以很有自己的風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