媽媽護士長專欄|我和孩子走出自閉症的陰霾

我和孩子走出自閉症的陰霾|媽媽護士長專欄

做父母的,BB一出生便會盡力照顧,會不會吃不飽?會不會太熱太凍?差不多一歲為甚麼還未識行?歲半又為甚麼還未能說話?返學會不會不懂與其他小朋友相處?一句到尾:「養兒一百歲,長憂九十九。」

 

和大家講過了很多醫療資訊,這次就和大家分享一下有關我自己孩子的一件「小事」。話說細仔出世後至讀幼稚園前都沒甚麼大問題,歲半已經識說話,說的話還不少,只是見到陌生人或親戚朋友就比較怕醜,會立即變了靜音mode。

 

因為哥哥也是比較遲才會說話的,所以當時不以為意。到他三歲讀幼稚園時,一到學校不論對同學老師,就算是對我說話都會調校至最低聲量,甚至是靜音。這情況維持了整個K1,老師說過他其實有進步,由初時開學的静音,到學期尾慢慢說話都有時多了,但都只是用氣噴出說話。

 

兒子說話細聲疑是

做媽媽的始終會擔心,於是便到政府門診排期見兒科醫生。那時兒科醫生診斷他有,叫我們替他排期到一些特殊幼兒服務中心做訓練。我當時的心情或許不少人都能理解,甚至差點哭出來。

 

因為職業關係我很常閱讀相關的醫學資訊,對比症狀之下其實不太相信兒子患有。因為中最常見的兩大症狀中,細仔的確有出現「固定興趣及重複行為」。其定義是患者喜歡堅持每一個程序並拒絕改變習慣和常規,例如平時會在晚飯前洗澡,等車一定要在同一位置,如果有變動,他們便會感到非常不安, 甚至不滿意時會顯得非常激動並大叫大喊。

 

症狀一・興趣獨孤一味

另外患者的興趣也比較狹窄,只會重複地做他們喜歡的事。由於兒子很喜歡玩車仔,當日見醫生時就將車仔一架跟-架排好,叫他畫畫他又只是畫車或馬路,並且畫得非常仔細。他就是因此被兒科醫生診斷為患者。

 

症狀二・社交溝通出現困難

至於另一大症狀「社交溝通及社會互動困難」,是即使包括家人在內,患者通常與其他人欠缺互動,缺乏情感、沒有眼神接觸、面部表情少,並沉醉在自己的世界。但我當媽媽的卻知道兒子在家中明顯跟自己有眼神接觸,又會與哥哥又玩又笑,在學校亦有與其他同學玩耍。

 

此外其他症狀還包括語言遲緩、鸚鵡般不斷地重複說話、不會做一些假想遊戲、模仿力弱如不懂用奶樽餵BB飲奶、替他梳頭等。醫生一邊做測試,結果也是非常參差。

 

相信很多家長都和我一樣,對於孩子的一切,只要心裡仍有懷疑,便會查根問柢。

 

為了得到更好的診斷,自己再帶著孩子探訪過相當多的專家和醫生。其中也有人表示過細仔有的是亞氏保加症,屬於的一種,只是患者沒有智力缺陷。現在這阿氏保加症都已經被統稱為的譜系障礙。

 

能做的便做,細仔也被安排去做過好幾個月社交訓練,但始終沒甚麼進展。最後終於在口中找到答案,原來兒子是缺乏安全感。

 

發現「自閉」真相

回想孩子還小時,因為我在醫院需要輪班工作,很多時他早上起床,我已經離開家裡,到晚上我放工回家,他又已經睡覺了。時常沒法在離開前好好跟他說再見,孩子亦不知道究竟幾時會見到我幾時又見不到,形成了他的心理障礙。

 

聽到心理醫生這樣分析後,我開始嘗試在每次早一天告訴他們,翌日我會甚麼時候上班甚至時候回家,讓他們有心理準備。另外,我每個星期都帶他上遊戲治療以幫助他表達自己的感受及困難。再與他閱讀一些教他如何說出感受的故事書。這些功夫做了之後,果然情況很快好轉,到他上了小學後已完全沒有問題了。

 

以上是我和細仔的一個小故事,從中不知道你解讀到甚麼訊息?有甚麼想法的話,不妨留言給我,大家再來討論一下。

 

最後,如果想了解更多有關譜系障礙,可以到教育局網站、協康會、香港耀能協會或Watchdog Early Eduacation Centre (適合用英語為主的小朋友)瀏覽一下資訊。

 

 

 

本文作者:

 

兩子之母,護理學碩士畢業,任職公立醫院護士超過十年,曾經於最前線對抗沙士疫症,及後晉升醫院護士長。因懷有提升香港護理行業者質素之理想而開展教育事業,於多間專上學府擔任護理系講師多年。

 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