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EN學童媽咪程太|KO情緒問題,修補親子關係

每個媽咪心目中,自己的孩子都是獨一無二的。程太的十歲兒子煒傑,更是和大部份的孩子不一樣。他升上小一即被學校發現是SEN學童(特殊教育需要學童),後來程太花上不少心機,才為兒子找到最適切的治療方法。

 

經過學習和訓練,煒傑學業成績大有進步,能夠融入學校生活,固然令程太感到安慰。然而最窩心的是,在尋找治療方法的過程中,修補了母子長期對峙的親子關係。

SEN學童媽咪程太|為了孩子做全職媽媽,為了他再重回職場

程太與十歲仔仔煒傑。

 

升小一始發現兒子「不一樣」

程太憶述兒子小時候並不覺得他特別難湊,幼稚園上學也沒有老師投訴。她得男孩子頑皮一點很正常,直至煒傑升上小學,問題逐漸開始浮現:「老師投訴他在早會、上堂時候會騷擾其他同學,又容易與同學發生衝突。」

 

當時老師未商量如何處理,但暫時不讓煒傑上課:「學校的訓導主任要讓煒傑整個月跟着他,主任去哪裡他就去哪裡,換句話說他整個月沒有正式上堂。」主任利用空堂為煒傑惡補功課,同時又建議程太到政府醫院排期接受兒童精神科的檢測。

 

在等待精神科檢測時,程太最難過的,是和兒子面對功課難題:「他無法專心做功課,我放工回家已經很累,還要和他的功課大作戰。他無法專心、遊魂,功課做到凌晨,堅持到一兩點都無法完成。為此我經常大動肝火,但沒有用。後來我索性讓功課留白,隨他欠交,不想為做功課彼此對峙無限loop,傷害親子關係。」

 

苦等三年感無助

豈料這個盼待多時的兒童精神科檢測,光時排期已等了三年。「兒子的行為問題影響了他正常上課,我開始考慮轉做全職媽媽。那段時間就收到瑪麗醫院的電話,說有病人no show,可以讓我們去做檢測。」這個排了三年的專業評測,做得十分認真,程太記得測驗做了三個小時:「我想知道孩子到底時AD(過度活躍)還是HD()?評測結果竟是全中,還加上一項)。」

 

程太最想兒子得到藥物以外適切的治療,但答案令她失望:「我十分記得醫生看了看排板後輕描談寫地說兒子已超齡,只能排期參加『社交訓練小組』。我真的十分生氣,由懷疑孩子有情緒問題,到真正得到評估,足足等了三年時間,而評估後竟是輕輕拋下一句『超齡』,似意味着兒子光是等待,已錯過了最佳治療時間。」

 

她於是嘗試尋找適合SEN學童的復康服務,一心想讓兒子追回錯失了的治療時間,卻發現和醫院的答案相近,原來很多機構的服務對象都是幼童,兒子已經超齡。她最後找到服務6-12歲學童的「」,打通電話後機構指課程剛剩下一個名額,程太毫不猶疑為兒子報名參加。

 

程太為煒傑報讀「」的專注解難Go Go高 社交小組,全個課程共十課。她回憶上第一課時她心情仍然十分糾結,不想讓兒子吃藥。「丈夫和我都不想兒子吃藥,第一堂結束後,老師認為煒傑未能好好控制情緒,建議我嘗試讓煒傑吃藥。那時我心想,對兒子好的事都應該嘗試去做,於是衝破心理關口,讓他先服藥再繼續上第二堂。」

 

老師驚嘆「變了另一個人」

上到第四課時,程太向學校老師詢問兒子學校的上課情況,學校訓導主任、老師的反應都十分一致:「他們都驚嘆煒傑上課表現有很大的進步,我告訴他們兒子參加了『』,他們都知道這計劃所費不菲。」程太申請了「兒童及青年訓練基金」,獲補貼了約一半的課堂費用,抒緩經濟壓力。

 

SEN學童媽咪程太|為了孩子做全職媽媽,為了他再重回職場

程太運用「視覺提示卡」,以具像的遊戲卡幫助兒子訓練專注力和自我管理能力。

 

SEN學童媽咪程太|為了孩子做全職媽媽,為了他再重回職場

程太分享自己常常「擺烏龍」出街忘記帶電話,一直表現十分cool的煒傑此時忍不住偷笑。

SEN學童媽咪程太|為了孩子做全職媽媽,為了他再重回職場

教育心理學家徐詩茹博士指出,兒童由於腦前額葉細胞的活動量較少,其執行功能較弱,無法抑制腦中無關重要的念頭,處理和組織資料較慢。

 

SEN學童媽咪程太|為了孩子做全職媽媽,為了他再重回職場

徐博士與煒傑一起玩「DOBBLE」紙牌遊戲,煒傑十分專注,與徐博士表現不相伯仲。

 

程太於兩三年間,由雙職媽媽轉做全職媽媽,陪伴兒子接受治療,跟進他的學習和訓練。她認為這段日子雖然少了一份收入,但是十分值得:「我自小和家人的關係只屬一般,因此很希望能夠和兒子保持良好的親子關係,填補過往的遺憾。」

 

學懂主動學習,融入學校生活

令程太與違傑頭痛的功課問題,漸漸得以緩解。煒傑在學校會爭取小息時間,盡量把功課完成才回家,他會先做自己喜歡的數學練習,再完成中英文科功課。

 

煒傑小三時功課成績最差,經過學習和訓練後,測驗成績有四五十分,有時默書更有八九十分。在程太心目中,這個成績已遠遠超越她的期望。「考試完結後成績尚未公佈,我已急不及待讓煒傑自行挑選一份禮物。因為我看到他為考試用功和努力,無論最後成績如何,都絕對值得嘉許和鼓勵。」

 

程太對於煒傑融入學校生活感到很震奮,只是的孩子天生不夠敏感,顯得十分需要媽咪的關心和陪伴:「有一次逛街他不小心撞到途人,他不斷道歉,對方卻冷淡對待,他不能明白別人為甚麼不接受他的道歉;最近他想約喜歡的同學去玩,對方拒絕後,他不斷問為甚麼不和他去玩,我告訴他同學可能有別的事要做,但他也顯得不明白。」

 

 

重返職場的決定

發佈會近兩個小時期間,煒傑表現耐性十足,耐心等待心理學博士和媽咪的分享,在參加遊戲時也非常專注,於適當時間回答主持人的問題。

 

由當初因做功課問題發生激烈的對峙,到現時關係大大改善,程太更肯定這三年全職媽咪生活的重大意義,她計劃於九月重返職場:「一來是因為煒傑經過小組學習之後,學業成績和社交能力亦有很大的進步,令我放心重投工作。另一方面我亦希望多賺些錢,以應付煒傑參加各類小組活動的學費。」

 

現時升讀小五的煒傑,很快便會升上中學,到時他和媽媽將要加倍努力,面對環境轉變帶來的考驗。

 

懷疑孩子有

若你懷疑孩子有,可登入以下連結試用「初步檢測表」透過回答18修問題,可初步檢測6至12歲兒童是否有此傾向。

〉專注力不足/過度活躍症(ADHD)初步檢測表

*結果只供參考,不能作專業診斷之用。

 

 

advertise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