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虎爸」姜文用磨練教育孩子

jiangwen_2

這一環,母親的角色通常都看得比父親重要。但其實父親和母親同樣重要,特別是家裡有個慈母的時候,父親便要作最後把關。

不想孩子被寵愛成「敗兒」?不妨學習中國著名電影演員兼導演。剛巧從網絡上的訪問得知,他帶了兩個分別只有6 歲和4 歲的孩子,到新疆阿克蘇過著淳樸的日子。只用了短短一年時間,讓兩個孩子從溫室中走出來,甚至比大人還堅強!一起看看他如何用磨練孩子吧!

 

「如今的小孩,最缺乏的食物不是營養品,而是苦頭。」

忙完《讓子彈飛》後,幾乎整整一年時間沒有露面,與他一起消失的,還有兩個兒子。原來,是帶著孩子「移民了,為期一年。是歐美還是新澳?的回答讓人吃驚不小——都不是,是新疆。

天要下雨爹要教子

jiangwenandson

的兩個兒子一個六歲一個四歲,對兩個孩子,非常不滿意。

因為父親是軍人,在部隊大院長大,他覺得這種成長經歷對於他剛毅的性格形成非常有好處。可看看自己的兒子,在家被長輩寵溺,還有專職保姆伺候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,個子見長壞脾氣也見長,在家摔跟頭後的第一反應不是自個兒爬起來拍拍灰,而是扯開嗓門號啕,非得等人把他們扶起來用手拼命打地報仇後才破涕為笑。

兩個小子在家如龍似虎,一旦出了門馬上變成怯生生的小白兔,大氣不敢喘。這樣下去怎麼得了?決定給自己放個長假,好好地對兩個兒子展開軍事化的吃苦主義

在北京是不行的,爺爺奶奶隔三差五就要過來看孫子,要是看見孫子吃苦受罪,自己耳根一定不得清淨。必須得去外地,越遠越好。而且最好撇下老婆周韻,因為她雖然彪悍,但護兒子也護得厲害。計畫的人數只有三個——他和兩個兒子。

目的地最終確定下來。看中了新疆阿克蘇。

聯繫了幾個新疆好友,讓他們幫忙找房子,要求很明確:市中心的精裝豪宅一律不考慮,要城郊的普通民居,不漏風不漏水,能做飯能洗澡能睡覺即可。

去的時候一行四人,開一輛越野車,裝滿了他覺得會派上用場的東西和生活用品,跟周韻輪流駕駛,耗時三天。

到了阿克蘇的新家,周韻急了,這房子太簡陋了——無論是庭院還是屋內,都是土坯地面,牆壁光禿禿地裸露著,老舊的木頭傢俱,僅有的電器是一個太陽能熱水器和一台電視機。

沒有給周韻去市區買新傢俱的機會,第二天就把她送上了從阿克蘇飛往烏魯木齊的飛機,讓她自己轉機回北京。有慈母在場,嚴父就不容易登臺。而今只剩下一父兩子,任何事情都是說了算!

 

在塔克拉瑪幹沙漠撒野

第三天,兩個孩子的苦日子正式開始……

早上6點半,他們就被從熱乎乎的被窩裡拖了出來,三兩下套上防寒運動衣,半夢半醒地被呵斥著開始了鍛煉。雖然號稱「塞上江南」,但阿克蘇的晝夜溫差很大,兩個兒子出門就打哆嗦,本能地想往暖和的房間裡鑽。

不給他們機會,一手拉一個,幾步就拖出了庭院,告訴他們:“跟著我跑,跑不動了走也行,轉完這一圈才能回家。「這一圈大概一千米,兩兄弟只跑了不到兩百米,剩下的八百米都是喘著氣走下來的。

好不容易回了家,端起在爐子上溫著的羊奶給他們一人倒了一碗。到阿克蘇的第一天,就給他們喝過羊奶,兩個兒子只喝了一口就吐了,說受不了那古怪的味道。這才隔了兩天,羊奶一到手便仰著脖子喝了個底朝天。

對兩個兒子的飲食結構也做了很大調整,精心烹飪的兒童餐沒了,取而代之的是當地民族餐食:菜品以手抓羊肉和大塊牛肉為主,主食不是糙米飯就是饢,配餐的青菜既非白灼也非上湯,無公害的蔬菜洗乾淨後直接生吃,佐餐的飲料是新鮮牛奶。除了正餐外,不提供巧克力餅乾果凍之類的零食,但新鮮水果24小時敞開供應。

家裡沒請鐘點工或保姆,兩個兒子在的指揮下擔任起了保潔員。收拾床鋪也包乾到人。

很少讓兒子無所事事地待在屋裡,只要天氣不惡劣,他經常帶他們出去轉悠。不開車,就這麼信步亂逛,不走到兩個兒子氣喘吁吁大汗淋漓不停下。號稱轉悠,更像是拉練。小孩子的潛力是無窮的,從最初的走不上幾百米就叫苦叫累,到一個月後,兩個兒子一左一右牽著的手,一口氣走上三千米,粗氣都不喘。

每天堅持鍛煉,加上原生態的飲食結構,兩個兒子的身體就這樣一天天結實起來。

周韻前來探望時,眼淚都快下來了。兩個兒子都曬成了巧克力色,皮膚粗糙了,臉蛋上還多了兩坨高原紅。可是,目睹了他們超越同齡人的自理能力,周韻沒話說了——天要下雨爹要教子,由去吧。

 

最好的營養品是苦頭

jiangwen4

自從去了新疆後,朋友打他的手機,傳來的永遠是“您撥打的使用者不在服務區”的語音提示。得知他在新疆閉門教子,有好奇的朋友想來湊熱鬧。統統婉拒,說目前還不到時候,等他覺得時機成熟了,會安排一次活動,邀請大家一起參加。

這麼說真不是客氣話,在新疆待了大半年後,兩個孩子從「豆芽菜變成了「紅豆杉打電話邀請了十幾位親友,親友團在阿克蘇租了六輛越野車,在兩個專業嚮導的指引下,來了一場浩浩蕩蕩的阿爾金山無人區穿越之旅。

親友們大贊不虛此行,最讓大家驚歎的是,當一群成年人都因為高原反應氣喘吁吁、頭疼如裂、食不下嚥、連續失眠時,的兩個兒子卻精力充沛,拎著小弓箭追著野兔射,過濾後依然透出一股怪味的山泉水端起來眉頭都不皺地一飲而盡……這哪裡像是家境優越的明星孩子,完全就是兩個扔在哪裡都能放心,交給誰照顧都不用擔心的“野孩子”。

起先還對帶著孩子奔赴新疆頗有微詞的親友們全都沒話說了——加起來才10歲的兩個小孩,比這幫大人還堅強,事實勝於雄辯,這怪招的確管用。

說這才是第一步,他的計畫是每年抽一段時間帶著孩子去那些最偏僻、最艱苦的地方折騰。他說,如今的小孩,最缺乏的食物不是營養品,而是苦頭。多吃苦是有百利而無一害的,既鍛煉了身體,又增強了能力。少時吃苦不算苦,算財富!

說他不久前看了《約伯斯傳》,約伯斯表示之所以願意出這本書,是為了讓他的孩子知道這些年來他在做什麼。雖然說法很溫情,但說自己不會這麼做。為什麼要在沒有機會後通過一本生硬的書去告訴孩子自己在做什麼?他要趁著現在有時間有精力有想法,用行動告訴孩子——爸爸就在身邊陪你們撒野。

*資料來源:出處不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