捨「港」取「日」教育法—兒童繪本家專訪

readbook

 

「沙沙奇綠鼻子」,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,亦是本地兒童繪本人、插畫家及大學講師。全因他取了一個姓「Zazaki」的日籍妻子,加上自己敏感的大鼻子,於是便改了這個獨特的筆名。

 

真實的他,學生稱他Alex、說話很平靜、有條不紊、看得出不會輕易對事物作出批評。然而這樣的他卻多次在訪問中形容香港教育為「唔係好妥」。這幾個字說起來看似輕描淡寫,但卻代表著不少香港家長的心聲吧?

 

一個香港先生、一位日本太太,究竟爲什麽在教育上捨「港」取「日」呢?讓沙沙奇娓娓道出香港家長們的不安和隱憂。

 

日本v.s. 香港教育

 

happyjapanesefamily

 

沙沙奇綠鼻子的家,揉合了香港和日本兩地的不同文化。「家家有本難唸的經」,在這個快樂家庭裡,這本經書,就有一本日文的、一本中文的,家庭趣事自然變成不一樣的生活體驗。

 

 

沙沙奇在工作期間認識了日籍太太。太太很喜歡香港電影、飲食與文化,並一心打算嫁雞隨雞,讓7 歲的仔仔升讀本地小學,可是思前想後,面對香港的教育制度,她卻步了。

 

「太太不是很理解港式教育為什麼要這樣做,覺得不是很make sense(合理), 例如將小朋友的學業催谷得很緊要,反而沒有時間注重生活上的事情。」

 

話說回來,日本人的家庭是十分著重教導小朋友在生活上的瑣事,例如如何照顧自己。前一陣子,本港電視台播出講述年紀小小的寶寶自己外出購物的日本節目,這些原來並沒有誇大的成份,日本每一個家庭的確會這樣教導。

 

沙沙奇說,太太在兒子3 歲的時候已經讓他自行外出購物。對日本人而言,這是給孩子一個自立的體驗。當然,太太會離遠觀察著。又例如日本人非常著重禮貌,小孩不能隨便大聲吵鬧,太太會讓孩子了解這些行為是會影響別人,是不禮貌的。

 

日本有個專門的詞語,叫「氣配」,即表示:「閱讀空氣」,這大概是希望小朋友能觀察到身邊微小的事情,能了解到旁人的感受,知道自己做的事,會否對別人造成不必要的麻煩。

 

反觀香港的教育,卻不怎重視這一環。

 

「香港人整天都將競爭力掛在嘴邊,於是大部份人都太過focus on (注重)怎樣去比較、不能輸,這便失去理解和感受身邊事物的閑暇。」

 

怕累他一輩子

回望原點

 

 

B34C8608

 

仔仔本來升上本地小學,但只讀了一個月,沙沙其便讓他轉讀在港設立的日本學校。

 

他為此掙扎了很久。「如果要讀日本學制,可能一路駁上去,要返回日本讀書。這對於我們家庭來說,是一個重大決定。」

 

然而香港教育偏重學業成績、注重知識上的吸收,所以沙沙其和太太商量後,都覺得香港教育「唔係好妥」。

 

沙沙奇說出身為香港家長的不安:「對很多事都會感到很不安:怕做得不足、做得不夠好、做少了、不能給小朋友最好的。」

 

朋輩之間的壓力,更令香港父母們焦慮。「例如仔仔(讀日本學校)少了機會學國語和英文、說話沒有別人說得那麼好、生字比別人學得少、不能報到一間好學校、沒有去interview 班、去interview 會害羞……好像這樣的決定會累了他一輩子…」

 

面對這些壓力,沙沙其坦言:「要放下,很困難!」眼見仔仔追不上同期小朋友,如何趕走內心不安?「當困惑的時候,我會回想究竟是為了什麽去做那件事、原意是怎樣。結論是我們都希望讓他在小朋友的階段,慢慢做一個有用的人。對我來說,這已經很足夠。所以要時刻回望那個原點!」

 

B34C8680

沙沙奇手中拿著兒子的畫作。

 

沙沙奇都有讓仔仔上興趣班,例如讓他畫畫,原意只是希望他能領略的趣味;空手道,則希望他能欣賞自己的身體、如何控制身體。至於一般香港家長們很著重的證書、進級,對他來說,這些都不重要。

 

能這般放緩腳步,可能是因為轉讀了日本學校的緣故。沙沙奇認為在香港,所有東西都離不開競爭力、要贏;然而在日本,「努力」比「成功」更加重要!「對日本人來說,努力是重要過成功的,因為努力的人會得到很多鼓勵,他們會視『成功』為錦上添花,特別在學校,你不是為了『成功』而努力。」

 

「成功的人只得一個,或者考頭三名的,難道另外那四十多人便是失敗者嗎?我覺得要欣賞一個人付出的努力,這對他的成長是很重要的!」

 

鼓勵孩子多

 

zazaki_chengpin

 

 

沙沙奇早前與無印良品合辦「親子共創展」,展出一些小朋友和爸媽合作的《小題大作》畫作外,也展出沙沙其和兒子一同製作的鉄人12D、紙箱等的工作枱。

 

 

小朋友獨有的童趣,是沙沙奇的靈感。他嘗試從小朋友的角度去出發,不但從中了解事情,亦從而了解自己。因為大人的內心,總有一個永遠長不大的Peter Pan。

 

兒子平常愛畫畫,如何能鼓勵孩子多?「如果他(對那件事)有attachment、有熱誠,他自然會有原動力繼續做下去。」

 

小朋友的好奇心大,但總有一些事物是特別喜歡和關心的,例如仔仔便非常喜歡去郊野公園看昆蟲。偏偏沙沙奇從小教導仔仔,昆蟲是人類最大的敵人,因為他非常害怕昆蟲,但卻從來沒有阻止仔仔發展他的興趣:如果仔仔想去公園看蟬,他會陪伴在側;如果仔仔把蟬脫掉的殼收拾回家,縱然他會很害怕,但也不會扔掉。

 

讓他做,鼓勵他做,這已非常足夠。「太強制小朋友去達到期望他做到的事情,會逼使他討厭那事情呢。」因仔仔的緣故,反而讓他思考爲什麽自己那麼害怕昆蟲,所以現在他已經不害怕昆蟲了。

 

「我覺得做父母,可以重新在子女身上如何做人。對於我來講,更是一個反省的機會。」

 

香港的環境比較緊張,對許多孩子和父母來說,可能是精神上的折磨。何不像沙沙奇般,嘗試從小孩的角度出發,你也會重新拾回失落了的童趣,再回望的原點,可能你會找回那個輕鬆自在的自己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