窗外的小飛象

「童年時逄開窗,便會看見會飛大象,但你為何駡我這樣失常…」

 

前些時候跟女兒乘的士,收音機送來這早已忘記的歌曲。頭段由小朋友主唱,女兒感到好奇,問歌曲的意思,媽媽想了一會,再聽了一遍,給她解釋:小孩子跟大人說每次開窗都看到小飛象,但沒有人相信她,說她是傻孩子,這個孩子長大後,就只有跟天空做朋友,因沒有有明白她想的一切。

 

女兒摸摸頭,百般不明白,但在我這個媽媽聽著說著,倒像給了自己一個信息。

 

跟很多人一樣,我從小就接受填鴨教育,家裡的長輩又是實事求事的典型,不鼓勵任何不按本子的想像又或創作。好孩子應該盡量把書本知識鑽到頭裡去,滿腦子古怪主義的必定是個壞孩子。想了又想,感覺自己跟歌曲中的主人翁沒有兩樣。

 

二十多三十年後的今天,我們的教育仍舊填鴨,課堂活動還是沒有思想的空間。我懷著童年的遺憾,完全不希望相同的情況在我的女兒出現。學校教知識,媽媽就讓你動腦筋,讓你想像。我很愛聽兩位女兒的胡言亂語,也愛用古怪的說話回答她們。長輩會說我把女兒教壞了,但我卻說我在尊重她們的創作。女兒的塗鴉經常出現有趣的事物 -- 在太空中出現一連串的內衣褲、在天空上遇上小狗,有人會解釋給她們說那是不對的,我卻被她們的有趣故事逗得哈哈大笑。

 

內衣褲離家而去,漂浮到太空。

(內衣離家而去,漂浮到太空。)

 

與從外星來的甘筍人做了好朋友,一起跟坐在火箭上的小熊小兔問好

(與從外星來的甘筍人做了好朋友,一起跟坐在火箭上的小熊小兔問好。)

 

我不是教育專家,也不是心理學家,我只是一個普通的媽媽。我不希望女兒到長大後,因為害怕被別人取笑,而把一切放在心內。我希望尊重她們的一切想像,令她們在成長過程上得到的肯定,成為有信心的孩子。而媽媽也能夠從她們身上,再次感受失落已久的