芭蕾小教室

我的大女兒從三歲開始學習,眨眼間已經跳了六年。妹妹也跟著姐姐習舞,由三歲開始,直至現在六歲,也渡過了三年的舞蹈歲月。

 

六年間,我們都沒有轉換過學校,一直待在一間小教室。那間舞蹈學校規模不大,教職員只有校長跟另外兩位舞蹈老師,沒有華麗堂皇的門面,沒有週年表演,也沒有廣告宣傳,就連近年必須的網頁都沒有,但這一間小小的舞蹈學校卻有一顆難得的愛心及熱誠。

 

舞蹈學校的校長很親力親為,大多數的課堂都由她親自教授,看著她才剛下課又立即再上課,也替她疲累。曾經囑咐校長,應該多休息,多請幾位老師就不用那麼辛勞了。校長卻說集中教授學生,可以建立更親切深厚的師生關係,那老師的熱誠更容易感染學生,刺激孩子的潛在能力。

 


1551470_10154649782710333_5214536260665894286_n

 

芭蕾舞不容易,但在老師的耐心教導下,還是把困難克服了。我家小女兒由痛哭到現在能夠自如地拉筋。

 

不容易,但在老師的耐心教導下,女兒還是把困難克服了。我家小女兒由痛哭到現在,已能夠自如地拉筋。


 

學校規模雖不大,但學生總有數百位嘛,校長及老師們都能夠親切又正確地呼喚所有學生名字,而每位孩子也很愛戴這位校長及兩位老師,每次離開學校,都得找著校長又或老師,跟她們來一個行禮式的道別。

 

在這間學校的六年間,我認識了很多不同家長及孩子,有些孩子在這裡學習了一兩年,媽媽就把她們轉到其他較大規模的學校,認為規模較大,教學會較正統。每次重遇這些孩子,問問她們的跳舞狀況,大都表示沒有再跳了,感覺已經不大有趣。

 

有些人認為我這個媽媽懶隋,所以不去尋找更好的學校;有些人認為我太頑固,不願意嘗試新事物。但我卻認為教學的熱誠、對孩子的愛心比任何東西都重要。

 

大女兒曾經說,不要轉到別的芭蕾舞學校,一直跟著江校長就好了。

 

感謝江芷欣校長、關老師及謝老師對我兩位女兒的栽培,更教懂我怎樣做一位熱誠滿胸的好老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