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的寶寶我作主

聖誕新年期間,我們這一家回到日本夫家過新年。新年假期過後,就是兩位女兒的學校,為免她們過份快樂到把所有書本知識忘掉,我預備了一英一數的習作簿給她們,讓她們在每天早飯過後做一個小練習,複習一下知識。

 

在日本的第一個早上,兩位女兒如媽媽的吩咐在早餐後做練習。小女兒走來給我說,她不要做最後的部分,原因是太多了,她很累。其實一個練習才兩大頁,怎可能太多?她的理由根本不成理由,我板著臉,要她把整個練習完成,給她說無論做任何事,都應該有始有終,不可能半途而棄。誰知道,她臉一轉,就賴在地上呱呱大哭。在廚房工作中的日本嫲嫲,聽見寶貝孫女的哭聲,立即走過來把她擁入懷,又哄又拍的安撫她,還著大女兒把練習收起來。

 

這究竟怎麼了?

 

朋友經常說我很幸運,自己的爸爸媽媽不經常來訪,老爺奶奶遠在他方,沒有長輩在身邊說東教西,道長護短,能夠依從自己的方法去管教自己的孩子。其實又怎可能如此清靜呢?打從大女兒還在我的肚子裡時,我就已經聽過無數的教誨 — 中式的、日式的;每一個階段,每一個小成長,每一個小插曲,都有無數的意見衝著我而來,我就如很多媽媽一樣,被嘮叨得不知所措。

 

初時還真的為那些意見介懷,後來想通了,我的孩子我作主。什麼嘛?我小時候又或我先生小時候都是這樣那樣呀,時代在進步,學習環境在變遷,管教孩子的方法也不同。現在的我,依著自己的經驗、知識去管教屬於自己的孩子,將來他 / 她是好是壞,也是我的責任。

 

我仍然感謝所有意見,但我還是遵從自己那一套。

 

candace01

 

我的孩子,由我自己來負責任好了。